请用微信小程序<重庆新闻网分享图制作工具>扫码
请用微信扫一扫分享
阴条岭上的“三代护林员”:子承父业 深山为家
2021年06月03日 14:43 来源:中新网重庆

  中新网重庆新闻6月3日电 (彭国威 陈凌云) “今天天气好,是个巡山的好日子。”6月1日清晨,在巫溪县阴条岭国家级自然保护区官山管理站,护林员黄泽飞起了个大早。他穿上迷彩服,戴上红袖标,手里拿着柴刀,腰上别着行军水壶,朝森林走去。

  黄泽飞所在的阴条岭国家级自然保护区是神农架原始森林余脉,平均海拔1900米,面积33万亩,其中原始森林9.5万亩,主峰阴条岭海拔2796.8米,是重庆市最高点。黄泽飞常自豪地称自己为“重庆第一峰守护者”。

  18岁开始护林 一干就是34年

  “父亲吃了一辈子‘林业饭’,让我们家从此与林业结缘。”黄泽飞笑称自己是典型的“林二代”,1972年红池坝飞播造林管理站千子扒播区成立,他父亲是第一批入行的护林员,从此全家人以林场为家。1987年,黄泽飞的父亲病倒在护林途中,永远离开了自己深爱的这片大山,他随即接替父亲,成为一名临时护林员,那年他刚好18岁。

父子俩一同巡山

  “从此,我就像父亲那样,在林场扎下了根”。黄泽飞从基本的野外识路、如何躲避野生动物学起,到后来的护林、防火、林业有害生物防控,他对这片青山的热爱逐步转化为一种“亲情”。

  千子扒播区几经更迭,变成了今天的阴条岭自然保护区官山管理站,从林场变迁为保护区,护林员换了一批又一批,但黄泽飞一直坚守着,这一干就是34年。

  2012年,阴条岭国家级自然保护区管理局设立,更多的人加入到了护林行业,辖区内林木、林地、野生动物等森林资源进一步得到有效保护。如今保护区内植物物种达2807种,其中珍稀濒危保护植物43种,各级保护动物69种。阴条岭自然保护区成为了三峡库区重要的生态屏障和水源地,是秦巴山区“天然物种基因库”。黄泽飞说,自己这几十年的付出和坚守,值!

  “但是对家人,我亏欠了太多。”黄泽飞哽咽着说,妻子得的是癌症,生病时自己没尽到丈夫的责任,妻子过世后儿子的事也一直让他放不下心:大儿子跟着自己在保护区当护林员,长期待在深山老林,连找对象机会都没有;处在叛逆期的小儿子独自在城里读初中,对他陪伴照顾甚少,内心更是歉疚。

  为了这份热爱 千难险阻都不惧

  “以前条件不好,站部不通水电,队友们住茅草棚,照煤油灯。”黄泽飞边走边介绍。

  巡山便道荆棘丛生,从泥塘沼泽到悬崖峭壁,年过五旬的黄泽飞却像猴子一样,穿梭期间、身形敏捷,丝毫不输年轻人。

  “政策越来越好,现在比以前好多了。”林区2006年修通防火道,站部2014年通电,2016年建成“三楼一底”的职工宿舍。现在工资也比以前高了很多,单位还给他买了五险一金,“现在干活更有劲了”,说起这些,他翘起大指姆,憨厚的笑容在阳光的照耀下更显灿烂。

  谈到日常工作,黄泽飞说最让他难忘的是2017年的那个冬天。那一年管理站引进了一批红外线摄像机,他负责在野生动物常出没的地方放置和回收相机。

护林路上的黄泽飞

  这天,黄泽飞到达指定放置点时天色已黑。夜幕中他发现不远处的两个黑影正蹒跚着向前方的水塘靠近。

  “遇上带仔觅食的母黑熊了。”黄泽飞心里咚咚直跳。情急中他想起父亲曾叮嘱过:带着仔的母熊有保护幼崽的天性,领地意识强,攻击性高,近距离情况下千万不能跑,只能趁它没发现之前,悄悄躲起来。黄泽飞也是第一次遇到这种情况,于是他将信将疑地钻进附近灌木丛中,屏住呼吸趴在地上。还好黑熊没有发现,他躲过一劫,吓得全身直冒冷汗。

  “还是值,我们这里近距离看过黑熊的人不多啊。”黄泽飞笑着说。

  “你不是带着刀么?”

  “指望这玩意做武器肯定不行,但它却有妙用。” 黄泽飞拿出随身携带的柴刀,在石头上敲击了起来,发出刺耳的噪声。这样做主要是为了震慑周边的野生动物,奇怪的噪音会让野兽不敢靠近。

  “最难防的是‘皮条子’,生活在高海拔的蛇听力弱,而且一般都有毒。”黄泽飞说着撩起衣袖,右手臂上有两点乌黑的伤疤,周围皮肤有轻微溃烂过的痕迹。他说这是去年夏天巡山时被“洛铁头”咬伤的,当时来不及去医院,幸好山下有懂民间“单方”的村民,及时用草药治愈了伤口,不然自己整个手臂都难保住。

  看着大家惊讶的眼神,黄泽飞轻描淡写地说:“这些危险都是我们工作中经常遇到的,哪个护林员没遇见过几次?遇得多了,自然就无所谓了。”

  儿子捧起接力棒 三代传承护林情  

  “现在林区保护更全面了,红外线相机的普及使用,不仅可以准确监测野生动物的迁徙变化,查看森林防火重点部位,还可以有效震慑不法分子,现在盗伐盗猎现象很少了。”说话的是一个身着森林迷彩服,带着“森林防火执勤”袖标的年轻人。

父子俩翻越悬崖峭壁

  “这是我大儿子,他叫黄金森,也是护林员。”黄泽飞介绍说,儿子与这片森林有缘,出生时恰逢秋季林区漫山遍野的树叶变成了金黄,所以取名“金森”。

  黄金森今年26岁,高中肄业后,他回到了林场。林区生活虽然枯燥而寂寞,但受父亲对这片森林的热爱所感染,他决定拿起“接力棒”,黄泽飞说:“他现在也很喜欢干这个。”

  “我们一家人的青春都奉献给了林业,母亲生前在官山管理站做饭20多年,2017年病故后,我就进山来了,弟弟说他长大了也要干这行。”黄金森露出自豪的笑容。

  当被问起这么年轻,如何能坚持下来的时候,黄金森感慨地说,现在的年轻人都吃不了这个苦,愿意干这份工作的人很少,现有的护林员大部分都在慢慢老去,亿博代理平台:希望自己能尽绵薄之力,继续守住护林这个职业。“爷爷和父亲守了一辈子的山,不能毁在我们这代人手里”。

风景如画的阴条岭自然保护区

  现在黄金森是林场的“主劳力”,场部的物资补给全靠他用小货车从山下集市上运上来,平时他和父亲搭档巡山,因为父亲年龄大了,一个人出门他不放心。

  黄金森翻出手机的“微信运动”说,他们每天巡山要走20多公里,差不多4万步,自己的步数长期在朋友圈排名第一,这是他很得意的一点。手机里面还有一段他一直舍不得删的视频,内容是一段中央电视台新闻频道报道阴条岭发现中华鬣羚的新闻,黄金森自豪地说,“这是我放的红外摄像机拍到的,这也是我们辛苦护林的成果。” 

  在护林岗位,黄金森还是个“新兵蛋子”,黄泽飞一直严格要求着儿子,哪里是巡护重点区域、哪里是野兽常出没的危险地段、遇到紧急情况如何处理、红外相机放在什么地方效果最好……每次一起巡护,黄泽飞都要一条一条地教儿子,就像当初父亲教他一样。对于黄金森来说,父亲是师傅、是战友、更是榜样。(巫溪县委宣传部供图)

申博怎么开户代理
【编辑:高吕艳杏】
盈乐彩票北京赛车 金沙棋牌 棋牌棋牌上下分 钻石娱乐126 88msc多宝娱乐官网
ds彩票网址 好运来会员返利 中国体育彩票官网下载安装 添运娱乐会员登录 诺亚体育代理管理网手机
彩票分析家专业版破解 亲朋棋牌之特奖捕鱼 利来国际游戏登录 最新棋牌提现 千赢国际网上投注
博天下代理佣金天天结算 威尼斯人线路最高代理 菲律宾申博电子游戏开户 申博开户平台登入 菲律宾申博太阳城官方开户